联系热线 新闻热线:010-56587168 邮箱 邮箱:jcjcpd@163.com
首页 > 钢铁行业 > 正文

重庆尝试向河北购买钢铁产能

发布时间 : 2013-12-09 10:35:27 来源 : 经济参考报
简介:重庆成为第一个尝试者,它决定通过产能交易的办法,从河北省买入一部分钢铁产能,为正在酝酿上马的一个300万吨冷轧项目拿到产能指标。产能指标交易,便是政府在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政策上为企业留出的后路。

      正在实施的中国最严厉的钢铁限制政策,最终还是留了一条后路给钢厂,只是这条道路走起来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

  重庆成为第一个尝试者,它决定通过产能交易的办法,从河北省买入一部分钢铁产能,为正在酝酿上马的一个300万吨冷轧项目拿到产能指标。产能指标交易,便是政府在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政策上为企业留出的后路。

  经济观察报获知,重庆市与河北省两方政府部门已经分别向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汇报过产能交易试验事宜,并得到了两部门认同。

  目前,工信部相关司局正在起草关于产能交易的指导意见和实施细则,不过仍停留在初期阶段。工信部官员称,“大家都不熟悉,规则需要在探索中制定”。

  买指标扩产能

  今年10月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下称“国发41号文”)首次明确提出,“鼓励各地积极探索政府引导、企业自愿、市场化运作的产能置换指标交易,形成淘汰落后与发展先进的良性互动机制。”

  此番重庆提出与河北进行钢铁产能交易,意在为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钢)的300万吨冷轧项目铺路。

  该项目肇始于今年9月22日重钢与韩国浦项制铁公司签订的一份合作协议。按照协议,双方各出资50%在重庆投资建设一个冷轧项目,采用由浦项制铁公司提供的目前在商业应用尚存在争议的FINEX熔融还原炼铁技术。在当天签约仪式上,重庆市市长黄奇帆表示,重庆市政府将全力以赴支持项目审批,力争明年上半年能够开工。

  现在看来,该项目要想在明年上半年开工还有难度。据悉,重钢此前已经向国家发改委上报了该项目的申请材料,但是国家发改委并没有予以接收。原因是该项目还没有敲定产能安排方案。“国发41号文”发布之后,中国钢铁行业迎来的最严厉的管制政策。在这一政策下,中国原则上已经不再会为一个地方核准新上马的钢铁项目,除非该地方能够在区域内先做到等量或减量的钢铁产能淘汰。这意味着,重钢若想新上马300万吨的冷轧项目,前提是在区域内淘汰掉相应或大于300万吨的现有产能。

  对重庆来说,再淘汰300万吨的产能,空间已经很小。2008年,在重庆市政府的推动下,重钢启动了环保搬迁,在长寿新区上马了新重钢,产能由原来的350万吨增加到了600万吨。重钢集团有关人士说,“为了这次实现600万吨的新规模,重庆已经将区域内原来就不多的钢厂差不多淘汰完了,这等于举全市冶金工业之力,支持重钢的发展”。

  国家发改委最终在2012年8月核准了新重钢600万吨的环保搬迁项目。但仅一年过后,重钢便再次计划上马300万吨的冷轧钢铁项目。据称,该项目在前期论证时,曾遭到行业专家的反对。知情人士说,“当时有人提出,重庆其实是最不适合发展钢铁工业的地方。而该项目虽然拥有前沿技术支持,但也面临着较高的成本压力。不过重钢并没有听进去”。

  接下来,重庆市的政府部门需要为新增钢铁产能找到可用的指标。他们找到了中国当前面临产能淘汰压力最大的河北省,提出希望能够通过花钱购买河北的钢铁产能指标。

  12月5日,重钢有关人士说,“目前我们正在按照与浦项制铁签署的合作协议,积极地推动有关项目的前期工作。按照重钢此前的评估,上马这个项目,无论是在技术上还是在经济上,都具有充分的可行性。”该人士强调称,新项目将一定在不违背国家相关政策的前提下推进。

  上述重钢人士说,目前对重庆与河北之间的产能指标交易的具体内容并不清楚。目前,重钢与河北钢铁集团也没有进行过任何关于购买产能指标的讨论,所有的接触都还是在政府层面。

  新规则正研究

  据悉,重庆市与河北省两方政府部门已经分别向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汇报过产能交易试验事宜,并得到了两部门的认同,但这笔交易的具体操作细节则由两地政府部门和企业协商解决。

  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的有关官员均向经济观察报强调说,“用于交易的产能,必须是在两地均完成淘汰任务之后的产能,绝不允许拿已列入当地淘汰任务的产能用来交易”。

  根据此前公布的《河北省钢铁产业结构调整方案》,河北计划用5-8年的时间,力争把全省钢铁产能从目前的2.86亿吨,压减至2亿吨左右,其中前5年压减到2.2亿吨。这意味着,河北至少要淘汰掉6000多万吨的现有产能。

  河北目前已经上报了具体的淘汰方案,这份方案中包括了具体要淘汰的企业、生产线、生产设备、截止时间等。工信部有关官员表示,这份淘汰方案将向社会公示,并接受监督。而如果河北要与重庆达成产能交易,则需要在6000多万吨的淘汰任务后,额外为重庆多淘汰300万吨的产能。

  在中国,一个300万吨规模的地方国有钢厂,通常意味着四到五万职工、几万退休人员,以及规模不小的银行贷款等债务负担。上述工信部官员说,“产能交易的内容,应该需要解决掉所有这些问题才有可能达成。”

  12月6日,河北省工信委的官员对经济观察报说,“与重庆的产能交易,只能说是一种探讨,目前还未涉及到具体的操作细节,更没有价格。只是双方都有需要而已,河北要淘汰,重庆要上项目,而国家政策又有限制,产能交易算是一种非常有限的创新,但实施起来非常困难”。

  目前工信部相关司局正在起草关于产能交易的指导意见和实施细则,不过也仍然停留在初期阶段。工信部官员说,“开过几次会议,听了各方面的意见。还没有一个成型的东西,因为大家都不熟悉,规则需要在探索中制定”。

  产能交易试点,脱胎于最近几年开始在中国活跃起来的碳交易,但显然产能交易要比碳交易复杂很多。钢铁资讯机构“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说,“职工安置、企业负债、地方财税等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价格如何计算,究竟什么样的产能可以算作交易标的,有很多问题都需要政府的介入,但是交易能否达成又在于企业愿不愿意,所以推进起来难度不小”。

  中国冶金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并不看好钢铁产能交易。在他看来,国内钢铁整体的政策基调是尽量不上马新钢铁项目,对现有产能做减量淘汰,而目前也没有一个适合的产能交易平台。他说,“中国钢铁业目前整体处在亏损的边缘,产能已是严重过剩。”

  冶金规划院12月6日发布的报告预测,2014年中国的粗钢产量将达到8.1亿吨,钢材的需求量为7.15亿吨,相比2013年增幅都将明显放缓。而根据此前国家发改委的摸底,截止到2012年底钢铁产能已经达到9.5亿吨的规模。

  不过,在整体产能过剩的前提下,钢铁行业也存在产品结构性和区域性短缺等问题。因此,国家对不同地方的政策也略有不同: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环境敏感区域,目前实施最严厉的减量置换;对于钢材净流入地区、新疆等边远落后地区,则可以通过企业产能交易或置换等手段上马钢铁项目。

  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王晓齐看来,重庆与河北的钢铁产能交易,是一种可能行得通的道路,“但问题是目前还没有一个很清晰的交易政策引导,当前最重要的还是先把钢铁产能减下来。”

分享到:
责任编辑:jcjcadmin